海报时尚网_时尚笔记

街拍APP
首页 > 时装趋势 > 时尚与文化 > 正文

时尚与文化带你走进Salvatore Ferragamo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览,揭秘“足尖上的”艺术!

来源:海报时尚网 发布时间:2014-07-09 12:25:53 编辑:朱笛 查看原文
“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览将带我们探索菲拉格慕的研究与科学、艺术、建筑、考古、马戏、舞蹈等领域之间的联系,欣赏一系列的艺术杰作和来自世界著名博物馆的珍贵收藏,绝对不容错过!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为人们打造能够舒适行走的鞋履并带来愉悦的心情,对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是至关重要的。然而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怎样才能让双脚在鞋子里感到舒适?怎样使鞋子在运动中支撑人体重量的同时将双脚固定在鞋中,让鞋子成为身体的一部分,穿起来就像赤脚行走一样?我们可以在Salvatore Ferragamo先生的自传中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我开始学习人体解剖学的时候,”Ferragamo写到,“我找到的第一条线索就是关于身体重量在脚关节的分布状况。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当人直立时,体重完全落到了足弓上。脚上只有1.5英寸到2英寸的小面积区域承载了我们所有的重量。我们行走的时候,身体的重量由双脚轮流负载。”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的最新展览——平衡之美Equilibrium,就是基于这个概念而诞生的。关于脚的解剖分析,特别是足弓的研究,主要关注运动时的姿势和平衡性,以及在行走过程中身体各部分之间在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关系的深入认识。需要强调的是,Salvatore Ferragamo先生的生平故事是激发灵感和创意的重要源泉,启发我们在遵循横向考古学原理的基础上,通过对比不同流派的艺术、时尚、电影、文学以及遥远年代的文化背景,从而探索横向艺术概念。这些展览融合了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的客观数据、文献、经典标志、混搭艺术作品、精美制品、具有历史意义的创作以及重要照片。聚焦于古往今来的文化和社会领袖,包括:来自意大利和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建筑师、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史学家、诗人、作家、设计师和导演。


在本次展览中,人们将有机会探索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的研究与科学、艺术、建筑、考古、马戏、舞蹈等领域之间的联系。也可以欣赏到一系列的艺术杰作和来自世界著名博物馆的珍贵收藏,如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冬宫博物馆,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马里诺马里尼博物馆、考古博物馆、皮蒂宫当代艺术美术馆,罗马的帝国广场博物馆、图拉真市场和乔万尼·巴拉科古雕塑博物馆,帕维亚的城市博物馆,马德里的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巴黎的奥赛博物馆、罗丹美术馆和布尔代勒博物馆,普拉托的普雷托利亚宫博物馆,波撒格洛的安东尼奥·卡诺瓦雕塑博物馆,南特的当代艺术博物馆,罗马的古罗马文明博物馆,还有其他机构,如佛罗伦萨的国立中央图书馆,以及一些基金会、画廊和私人收藏,也大方借出珍贵藏品。Auguste Rodin、Edgar Degas、Adriano Cecioni、Antonio Bourdelle的艺术作品,以及Henri Matisse、Pablo Picasso, Fernand Leger、Paul Klee、Alexander Calder、Gino Severini、Marino Marini、Fausto Melotti、Giulio Paolini、Bruce Nauman、Gorge Segal、Bill Viola和Marina Abramovic的作品都将被一一展出,同时还会展示一些非凡的考古发现,如源于古罗马时代,出土于奥古斯都广场的镀金青铜雕塑Nike's Foot,以及来自乔万尼·巴拉科古雕塑博物馆的Relief of Dancing Maenads,将与Antonio Canova和Plinio Nomellini的画作、Alessandro Allori跳舞的骷髅以及Eadweard Muybridge的摄影作品进行对比展览。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本次展览探讨平衡之美,阐释行走的概念、足弓的作用,以及脚和大脑、水平和垂直、行走和舞蹈、姿势和变位、攀越高山和发现自我、轻盈和疲劳、步行和风景、徒步旅行和城镇之间的关系。这些主题将以采访、艺术品、手工制品和珍贵古籍的形式呈现,如但丁的神曲第一版以及Andrea Vesalio和Jean-Jacques Manget的解剖学论文。展览的另一部分介绍行走的现象。将在令人叹为观止的背景下展示一系列具有代表性的行走姿态:从皇室贵族 (伊丽莎白女王二世) 的步伐、国家领导人 (毛泽东,John F. Kennedy和Fidel Castro) 的步伐,到喜剧演员 (Charlie Chaplin) 的步伐、独裁者 (Adolf Hitler和Benito Mussolini) 的步伐,最后再到Mohandas Ghandi和Pope John Paul II的步伐。


据著名古生物学家Andre Leroi Gourhan所讲,人类的历史起始于双脚。而足弓在人类的演化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能在人静止和运动、直立和行走时支撑身体。由此看来,脚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基石,胜过远古部落或普罗米修斯之火,远早于车轮、犁具的发明。自人类第一次直立行走以来,足弓一直支撑着人类的身体重量并保持身体平衡,协助完成各种动作,从最简单到最复杂的动作,从最轻松到最费力的动作,从最慢到最快的动作:站立、行走、前进、舞蹈,如杂技演员或走钢丝者般的平衡自若。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足弓


Salvatore Ferragamo先生最关注的是足弓。关于足底弓,他写道:“大自然,至高无上的建筑师,人类从她那里借鉴和改造了无数想法。她塑造了双脚的形状并为其创造了足弓,因为正如建筑师会所说的,足弓的拱形构造相比平坦构造可以承载更多的重量。然而,这种拱形构造不仅要像教堂的拱形门一样承载静止的重量;而且还要负载我们行走时的重量。因此,大自然为足弓提供了关节和旋转体,使我们能够舒适行走。赤脚行走时,这个简单的结构会随着步伐而移动屈伸:关节和脚趾行动自如,在每一步结束时恢复到自然状态的位置,并为下一步做准备。你会感到很舒服很自在,正如你的实际感觉。因为这些都是自然动作。”他补充说,“许多人的脚因为穿鞋子而受伤。那么,这是因为在鞋子里的时候,双脚不能发挥自然功能吗?就像被囚禁在笼中的小鸟一样无法正常活动?如果是这样,那穿鞋子会不会影响足弓?同样,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否意味着足弓必须得到支撑?”于是,经过研究后,Ferragamo先生在鞋履中加入钢柄,并申请专利。钢柄能够支撑足底弓,使双脚能像反转钟摆般行动。跖骨关节和脚后跟不再支撑任何重量,这样一来,Ferragamo先生设计的鞋子能让人们在行走时保持身体平衡,而不是起到反作用。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杂技演员、走钢丝者和舞者


如果我们从足弓系列——解剖学和姿势的研究开始参观,最后,我们会来到马戏团杂技演员、走钢丝者和舞者系列。Jean Clair于2004年写道:“人类是最先直立行走的灵长类动物,也是最早的杂技演员。他勇敢地站在地上,毫不犹豫地前进,靠自己的双脚寻找道路,是所有哺乳动物中第一个沿着生命的无形轨迹勇走钢丝的人。当同类固守在地面上,攀爬、弹跳、颠簸前行,他却用双脚完成飞跃。”他将人类学习行走比喻为走钢丝,而走钢丝者也是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许多著名艺术家的重要创作主题。


在Edgar Degas、Pablo Picasso和Paul Klee艺术创作,以及Gino Severini和Fernand Leger、Georges Roualt和 Alexander Calde的作品中,杂技演员和走钢丝者为经典传统提供了一个神话题材。他们表演的杂技动作和平衡姿势,包括优雅舞者的鹤立姿态和阿拉贝斯克动作,被刻画为介乎于猿和飞舞的天使之间,一半像是猩猩,一半像是Apollo of the Belvedere。


通过这些对比,Clair慢慢揭示出本次展览的主题:人类的永恒朝圣之旅。回首过去,我们可以想象早期人类发展至今的旅程,细数一下人类为行走和生存、逃跑或奔向目的地所走过的漫漫路途。透过这种方式,艺术家们的作品生动地描绘了一幅人类进化的清晰图画,画面聚焦于我们的双脚,而不是胃、生殖器或双手。我们的下肢从早期原始人类开始便不断进化和改变形状。下肢结构的剖析,能帮助我们理解人类的命运,了解人类如何从地球上千万个物种中脱颖而出。


在文字和客观认知出现前,空间和时间的上行走是区分我们与其他生物的重要标志。科学家报告指出,这一切源自于数百万年前,我们的祖先开始尝试在地面上直立行走。这是人类进化过程中具有决定性的一步。人类非洲祖先的足迹为Paul Klee创作The Equilibrist提供了重要基础,该作品是二十世纪初创意自由运动的代表,这在当时而言是一项极具风险的创新之举。当艺术家们摒弃对完美形状、赏心悦目的比例、人类文明与自然的和谐共存这些传统标准的追求后,他们不禁想象行走在摇摇欲坠的悬空边缘,描绘变幻莫测轨迹,寻找“和而不同”的和谐境界,一如Igor Stravinsky的The Rite of Spring以及Arnold Schoenberg的Pierrot Lunare这些音乐作品所表现的那样。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铅垂线


Salvatore Ferragamo先生在自传中写道,他最关心的一点就是找到一种能让双脚轻松站稳于地面、支撑双脚并使身体全部重量正确地释放到地面上的方法。为做到这一点,他投入了大量时间来研究行走时的力学原理、双脚的构造、行走背后的科学定律、骨骼系统的构造以及肌肉的运作方式,从而了解足弓的工作原理、黄金比例的重要性和从足底弓中间到其前后端 (脚后跟和脚趾) 之间的重量分布。Ferragamo先生十分重视铅垂线,这是古典舞蹈和现代舞蹈中的一个重要概念。事实上,他还使用相应的仪器,亲自测量了自己鞋子的黄金分割点:就像大教堂和凯旋门的建筑师和施工人员,Ferragamo先生使用铅垂线来确认身体的重量是否落在了正确的点上、是否能够保持身体平衡。最终找到了从身体顶部 (头部) 向下延伸到脚底所在水平面 (地面) 的中垂线。这条连接天地的垂直线是平衡面的中心轴,指向足弓的中心点,反之亦然。由此可见,Ferragamo先生所遵循的制鞋方法与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和建筑师所采用的方法十分类似。而他对解剖学和物理定律,乃至音乐和宇宙的认识是成就完美鞋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Ferragamo先生对双脚在行走时的力学原理非常感兴趣,因为他感觉到这是保护客户身体和精神健康的基础。Salvatore在年轻的时候来到美国,在南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上夜校进修解剖学,因为他确信对骨骼结构的深入了解能帮助他打造完美的鞋子。“我的顾客告诉我,当他们穿着我制作的鞋子时,他们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走路时不再难受别扭,这肯定是鞋子的功劳。我做的鞋子让他们感到舒适快乐。”


“我的成功不是建立在设计、款式或手工制作上,而是建立在双脚的舒适度上。”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图片来自Salvatore Ferragamo

菲拉格慕 (Salvatore Ferragamo) 博物馆“平衡之美Equilibrium”展品

扫码手机浏览

时装热词榜

海报时尚网所有产品设计(包括图形设计、配色、页面展示形式)、独家稿件文字及图片、社区文字及图片,均已受版权和产权保护。
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复制,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特此声明。

Copyright ©2006-2015 haibao.com 京ICP备1600312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134